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再见
作者:天蚕土豆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5 21:07      字数:5599
热门引荐:
    天渊洞天,一座凌驾于云层之上的石台悬浮。

    当周元离开此处的时候,第一眼便是见到那负手而立的颛烛,不外让得他稍微有些不测的是,在其身旁不單跟随着郗菁,还有着木霓元老,玄鲲宗主和三道处于源婴境实力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三道源婴境实力的人,其中一人很熟习,正是昨夜还在一同喝过酒的伊阎,而别的两位,则是稍微有点生疏。

    人恍如有点多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是赵乐府与薛青珑两位长老,他们加上伊阎长老的话,算是我们天渊域最强的三位源婴境了。”颛烛似是看出周元的迷惑,笑着道。

    赵乐府是一位长发女子,看上往风姿翩翩,样子面貌俊朗,他冲着周元露出善意的愁收留。

    而那薛青陇则是一位风姿绰约的青衣女子,她的眼光倒是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周元,道:“颛烛大尊,您不是说此次义务极为的危险,最最少都需求大源婴境美满的实力么?”

    这薛青陇明显是不好惹的女人,言语间并没有甚么顾忌,也其实不在意周元的身份和比来炙手可热的风头。

    颛烛闻言,也是暗笑一声,这薛青陇别看是个女子,可那股好强的心,却是在天渊域的源婴境中数一数二,之前的周元只是天阳境,自然还进不得她的眼,可如今伴随着周元踏进大源婴境,也算是进进到了源婴境的层次,所以这薛青陇就算是末尾将他收进眼中了。

    “周元在天阳境中期的时候就敢跟圣族的天阳境前期硬碰,如今虽只是大源婴境,但他的真正实力,我感觉不会弱于源婴境大美满。”郗菁也是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薛青陇双臂抱胸,有峰峦堆叠,她淡淡的道:“源婴境的境地差距,可比天阳境庞大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外既然颛烛大尊都没故意见,我自然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她倒也不是抖嗄衍元故意见,只是在论述一点事实,觉得颛烛既然将义务说得那末危险,又带一个刚刚突破到大源婴境的周元恍如有点分歧情理。

    周元瞥了那狂妄的薛青陇一眼,倒没与她计较甚么,只是眼光转向颛烛:“他们都会随着往吗?”

    颛烛轻轻摇头,道:“此次的事情,恐怕没那末轻易,不單我会亲身前往,并且为了防范万一,也很多豫备一些人手,所以连木霓元老,玄鲲宗主都会跟往,天渊域这边,暂时就交给边昌元老了。”

    周元闻言,眼神整理时一凝,听颛烛言语中的意思,此次苏醒囟悴,恍如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末复杂与轻易。

    这是,会有人来横插一脚吗?

    “而为了避免被人发觉我们的踪影,所以人也不宜过量,只能带最精锐的强者往。”颛烛说道。

    周元犹疑了一下,低声道:“是万祖域?”

    颛烛微微缄默,轻声道:“恐怕不止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周元一眼,斟酌着言辞:“你所心仪的那一位身份远超你想象的复杂,她的牵扯也极大,具体的信息我不好说,比及时候跟师尊碰头了,你可以具体的问问,如今的你,也应当有资历知晓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此次她的苏醒,实在其实不只是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元默默摇头,没有再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囟悴的身份连颛烛这些圣者都格外的慎重缄默,可见来头极为的恐怖,但不管她究竟是甚么往路,在他的心中,她就是阿谁陪伴着他从大周王朝走出来的囟悴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经历了那末多,假设没有囟悴的存在,周元也中断然走不到明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当囟悴在身旁的时候,周元尚还没有太过火明的感觉,可这些年她堕进觉醒,周元孤身一人打拼,这才可以感觉到身旁那道倩影给他带来的是何种依托与支持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情感,不是任何东西可以斩中断的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这类情感,周元将会倾尽一切的气力。

    周元抬头,看着那灿烂星空,眼神中布满着坚毅。

    “豫备吧。”

    颛烛再度做了一些提示,然后便是袖袍一挥,只见得前方的空间直接是层层扭曲起来,最后构成了一座空间门户,那门户不知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颛烛屈指一弹,有一股有形而浩蕩的气力蔓延开来,将在场的众人皆是掩盖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那一刻,周元等人便是感觉到本身恍如失往了天地的衔接。

    明明在晋进源婴境后,本身与天地的融会更加的周到,可在颛烛这随便一指下,这类源婴境的奥妙便是被剥离得干洁净净。

    圣者之威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不外还不待他们多加感应,空间门户陡然扩大,直接是将他们一口给吞了出来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空间的变幻继续了不知道多久。

    当周元的眼前再度恢复暗中时,发现已是身处于生疏的天地间。

    这里是茫茫云海,惟有着一座座如伟人般的山岳屹立于天地间,穿透云海,露出山尖。

    而在那最中心的区域,有一座山岳格外的雄伟,而在那里,周元见到一道熟习的人影正面带笑意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一身黑袍,渊渟岳峙,正是苍渊!

    苍渊瞧着他们,屈指一弹,空间变换时,周元等人便是发现曾立于其眼前。

    “拜见苍渊大尊!”

    玄鲲宗主,赵乐府,薛青陇等人皆是赶忙行礼,面收留带着一些冲动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他们总算是再度见到了苍渊。

    “师尊!我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郗菁也是欢乐的跑了过来,抱着苍渊的手臂,那般神情跟平日里的干练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周元看着苍渊,他的面目还是一如既往的朽迈,双目深邃宛如是星空,带着睿智的神彩,他上前两步,恭声道:“师尊。”

    苍渊拍了拍郗菁的小手,然后冲着周元露出一抹愁收留,愁收留有些欣慰,也有些感叹:“周元,你做得很好,你所做的一切,连为师都为你赞叹自豪。”

    “辛劳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元安静的摇摇头,道:“还要多谢师尊照料囟悴这些年。”

    他抬开端,看着后山处,只见得那里有一片绚丽花海,花海的中心,模糊可见一具水晶棺。

    周元的心头微微一颤,脚步便是忍不住的迈出,一步步的迈过花海,离开了水晶棺前。

    他低头,看着水晶棺中那张尽美而熟习到足以刻进灵魂的脸颊,棺中的人儿修长的双手握拢放在平整小腹处,一身白裙,只是那本来蕴躲着山海般斑斓的眼眸,此时却是牢牢的闭拢。

    怔怔的看着那熟习的收留颜,此时此刻,即使是叶嗄衍元的心性,都是忍不住的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心酸冲击着心灵深处,他的眼眶一点点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目湿润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掌,轻轻的抚摩着水晶棺盖,有些沙哑的轻声自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等太久了。”
其他人都在看甚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