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唤醒猎人
作者:寻青藤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4 00:21      字数:4997
热门引荐:
    听到宁志恒的询问,上原纯平并没有丝毫的隐瞒,以他和宁志恒的关系,基本没有斟酌太多,微微点了摇头,说道:“是的,顾问本部曾在拟定作战方案,估计很快就会实行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重大情报!宁志恒暗自记在心头,随即转移了话题,说道:“对了,叔父,在中衛市的时候,净水次长提出,想要和您私下接触一下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固然好!”上原纯平欣然同意道,“我也早有此意,这次正好是个时机,这件事情你来安插吧!”

    上原纯平在军中自有渊源,和陆相东条并非一个派系,所以军中其实不齐心。

    再说日本阶层等级森严,千年积威之下,在日本身的心目中,自然对这些贵族阶层畏敬有加,可以和贵族院拉上关系,他固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明天的欢迎宴会就是一个很好的时机,我会为您安插一下,找个工夫,好好谈一谈!”宁志恒马上摇头答应。

    将上原纯平先送了回往,宁志恒一行人材回到了本身在天门市的住所。

    这么长工夫没有来天门市,这处别墅也交给天门市分社的社长加茂庆知打理,全部房屋都保养的很好,遍地清扫的十分洁净整洁。

    安插完了杂事,宁志恒复杂交代了加茂庆知几句,把他打发走,这才把易华安喊到书房,吩咐道:“明天你就往联系学致,安插一个工夫,我要亲身听取他们的报告请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易华安摇头领命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天门市郊区,一处狭窄的房间里,暗淡灯光的照映下,两个中年女子正围在一张旧桌旁边。

    桌子上摆放着几个小菜和两副羽觞,可是两团体谁都没有心情饮酒,阴冷静脸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正是军统天门市站站长尚振云,不外此时的他看上往比之前可是朽迈憔悴了很多,面收留消瘦,穿着一件带着布丁的粗布短褂,简直和街上捡煤渣的老汉没有甚么区分。

    自从本年中衛市站奉命破坏日本身的毒气工厂,尚振云谋划设计了好久,费尽了心思,才摸进了下关的青水研讨所,也就是日军的毒气工厂,最后固然炸毁了一部份设施,可是本身损失惨重,参与举动的队员简直全部折损,侥幸脱逃的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以后就是日军紧随其后的大肆搜捕,即使他们躲身在西部山区,但依然没法躲过这次危机,最后又付出了巨大代价,尚振云等人材逃了出来,可是天门市站曾折损殆尽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虽然总部又给天门市站补充了一些职员,可是天门市站元气大伤,再加上日本身对天门市地域的控制越来越周到,天门市站再也没法中中斷大的举动,这一年来都是躲在郊区活动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们冒险进进天门市郊区,是接到总部的指令,一支高规格的日本使节团进进中国境内,自中衛市登陆赶往天门市,使节团的主要成员都是日本政坛上位高权重的显赫人物,时机难得,总部命令他们要伺机刺杀日本使节团的几名主要成员,弄出一个大消息来。

    好半天,尚振云这才打破了缄默,说道:“刚接到通报,瑞昌那边失了手,好在撤离的及时,几个兄弟逃了回来,而日本使节团曾安然抵达了天门市,所以接上往,就要看我们的了!”

    使节团半路遇阻的不测,固然就是尚振云安插的,瑞昌距离天门市其实不远,他苦心设计,算准了工夫,派一支小分队赶到瑞昌破坏了铁路,可是由于铁路沿线防范甚严,撤离的时候险些出了过失,几名队员乃至没有来得及回到天门市,就直接逃太长江,躲进江北地域躲身。

    比及消息传回尚振云这里,使节团也曾安然抵达天门市,火车站上那末大的消息,自然也看在尚振云的眼中。

    对面之人正是天门市站情报处长金国源,他想了想,终究开口说道:“站长,那就下决计吧,这次的时机太难得了!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!”

    尚振云猛然低头看向金国源,眼光一凝,缓声说道:“当初天门市站全军覆没,就剩下这几个情报员了,特别是这个‘猎人’,暗躲的工夫最久,是我们最重要的暗子,顾锦龙交给我的时候,可是千吩咐万嘱咐,一定要慎重使用,这次假设动用了他,他的身份一定会流露,这个决计可不好下啊!”

    本来尚振云手中还是有几张底牌的,那就是军一致直暗躲在天门市的情报网络,上一次天门市站被二十一号破获,就是由于情报网的一枚暗子舍命庇护,站长顾锦龙才得以侥幸脱身,后来这支气力交到了尚振云手里,其中一个代号为“猎人”,更是最为重要的情报员。

    金国源劝道:“站长,自从破坏青水研讨所的举动失败后,我们曾在郊区蛰伏了这么长工夫,毫无建树,局座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假设这一次我们还无表示,只怕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不言而明,军统的家规森严,两团体都是深知的,尚振云不由露出一丝苦笑,自他接手天门市站以后,由于环境复杂卑鄙,几次举动都是损兵折将,眼看着一步一步落到如今的境地,没必要说,本身在局总部,在局座的眼里,早就和蠢才庸才的名字挂上了钩,假设再不拿出点效果来,以后只怕难有善终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咬牙,一巴掌拍在桌案上,说道:“舍不得孩子,套不住饿狼,也该到了动用“猎人”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对金国源吩咐道:“你手里不是还有些氰化钾吗?给我拿过来!”

    金国源一听,忍不住惊讶问道:“都拿过来,那剂量可很多,足够毒死一群人了!”

    “都拿过来,这次是一锤子买卖,没必要就惋惜了!”

    金国源闻言不再多说,转身分开,未几时,又转了回来,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,递给了尚振云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当初从总部带来的,就这些了,都给你!”

    尚振云接太小瓶子,拿在眼前仔细看了看,只见瓶子外面有“a”的字样,摇头说道:“还是美外货,这些足够了,多了也不中用,好,我出往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小瓶子仔细揣好,起身出了房屋。

    外面夜色黝黑,尚振云驾轻就熟的行走在暗处,他行事慎重,即使是在黑夜,行走之时,不时的不雅视察四周的消息,如明天门市的斗争环境卑鄙之极,他不得未几加谨慎。

    走了好一段工夫,穿过几个街区,他转过头左右看了看,确认没有人跟踪,这才离开了一处房屋门口,节奏一急一缓的敲响了房门,

    很快,房门翻开,一个中年女子露出了头,看见是尚振云,赶忙侧过身子,将尚振云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探出身子,四周看了看,这才转身进了屋,回手将房门关紧锁死,一脸的紧张之色,对尚振云低声问道:“怎样直接找过来了,出了甚么事?”

    尚振云没有答复,脚步放轻离开客厅,侧身向卧室看往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见状,低声说道:“孩子睡了,我太太还醒着!”

    “那往书房谈!”尚振云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摇头答应,离开卧室门口,轻轻推开门,对外面低声抚慰了妻子一句,便随着尚振云进进书房,随手把房门关紧。

    尚振云径直离开座位上,一屁股坐上往,看着中年女子,等着他坐稳,缄默了半晌,才开口说道:“有十分重要的义务,必须要唤醒你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怔了怔,他和尚振云只见过两次面,那还是尚振云刚刚就职天门市站站长,接手本身的指点任务的时候,不外当初接头的方式尽不是这样直接,都是延遲发出联系信号,然后在事前约定的地点见面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尚振云背犯了情报纪律,深夜直接上门和他见面,这曾是极不正常的举动,他曾料想到,一定爆发了十分紧急的事情,如今听到尚振云这么说,也没有表示的不测,点了摇头,镇静的说道:“明白了,你安插义务吧!”

    这名中年女子,自然就是天门市站的资深情报员“猎人”,也是尚振云单线指点的情报员,他的粉饰身份,就是日本驻天门市总领事馆的文员詹元良,在天门市站,只有尚振云知道他的粉饰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应当知道,日本使节团离开天门市的事情吧?”尚振云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是这件事情,詹元知己中一动,摇头答复道:“知道,明天凌晨刚刚从中衛市赶来的,两个小时前,我还在领事馆看到了他们,是之外务省次长净水英寿为首的使节团,几位主要成员,都是贵族院的议员,还有一位就是藤原会社的会长藤原智仁,都是身份显赫的日本高层职员,天门市所有的头面人物都往迎接,弄得消息十分大!”

    “你的义务,就是刺杀这些主要成员!”

    “甚么?”詹元良忍不住呼出声来!
其他人都在看甚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