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六百四十一章 瓮中捉鳖
作者:高月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1 17:15      字数:3224
热门引荐:
    麻城县的主将叫做李丹,是李怀光的侄子,年约三十岁出头,皮肤黝黑,体魄强悍,长得十分矮小魁梧,被李怀光封为霍国公、骠骑大将军,统领两万雄师镇守中山通道。

    李丹负手在大帐内烦躁不安地往復踱步,军中的食粮已支持不了五天,官仓内的食粮也早已颗粒不存,他心里清楚,就算往官方抢也抢不到多少,他该怎样办?

    更让他恐惧的是,霍邑县和灵石县都被河西军攻占,他退路已中断,该怎样办?

    至于投诚他更不敢斟酌,所有人都可以投诚,惟独他不能投诚,他是李怀光的侄子,投诚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这时候,幕僚许贵在一旁低声道:“假设能夺下灵石县,也许有几万石食粮让我们支持一段工夫,等王爷军队攻下霍邑县,我们就能夠够脱离危局,目前看来,只有这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丹微微叹口气,点了摇头道:“你说得对,看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搜城在三更时分终了,一共只搜到八十四石食粮,加上一些狗和鸡,只委曲够一万五千雄师吃一天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,李丹只得率领雄师在五更时分分开了麻城县,向南撤离,他唯一的希看就是能拿下灵石县,等候援军到来。

    李丹前脚分开了麻城县,郭宋便失掉了标兵的禀报,他令裴信率一千兵士进城探查情况,发现敌军确切撤离,雄师这才拔营,浩浩荡荡开进了麻城县。

    麻城县六千百姓曾颗米皆无,郭宋随即命令兵士在街头熬粥,赈济城内居民。

    越日中午,郭宋亲身率领两万骑兵和两千陌刀军南下追击敌军,他们并没有急于追上敌军,而是和敌军坚持三十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进夜,一万五千晋军在汾州和玉門接壤的白鹤岭宿营,前路被中断,后有追击,食粮行将中断尽,叶嗄蚜于军中士气十分低迷,军心思变。

    后军约有五千人,驻营地距离中军约有一里,一旦他们遭到河西军攻击,中军就还有一点工夫豫备。

    后军没有主将,一共三名郎将统领五千军队。

    一更时分,两名郎将坐在一棵大树下低声商讨,这两名郎将是兄弟二人,一个叫陈锋,一个叫陈锐,都是绛州闻喜县人。

    “河西军不紧不慢地随着我们,人家还是骑兵,连夜间攻击这类招数都不想使用,说明对方已胸中有数,恐怕这次全军毁灭难以避免了。”

    陈锐叹口气道:“兄长说得对,关键是我们食粮要中断了,只要食粮一中断,灵石关又拿不上往,军队一定不战自溃,对方估计就在等这一步呢!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不如趁如今率军投诚郭宋,这叫临阵起事,最少还有功劳,说不定还能继续当郎将,谋一个贫贱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和我想到一同往了,不如再把鲍庆一同叫上,我们五千后军一同投诚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鲍庆不肯投诚,反而把我们兄弟出卖了,不如摆下鸿门宴,请他来商讨,假设他不肯,就当场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商量稳妥,立即派兵士往请別的一位郎将鲍庆,鲍庆也是绛州闻喜县人,和陈氏兄弟是同乡,他们手下基本上都是绛州人,所以又被称为绛州军。

    并没有爆发不测,鲍庆一口答应,和他们一同率军投诚河西军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,河西军一步步稳走,光复西域,掠夺陇右、朔方,又攻下泰兴市府,郭宋天下霸气已现,李怀光大势已往,鸟择良木而栖,我们没必要为他殉葬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拍即合,仔细商量了对策,军队五更时动身,他们四更前就必须北上。

    三更刚过,五千后军便在三名郎将的命令下起身集结了,他们举措迅速,不等消息传到中军,便动身北上了。

    陈锐则先行一步,前往通报河西军.......

    郭宋在觉醒中被亲兵叫醒,他坐起身问道:“爆发了甚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启禀使君,敌军五千后军前来投诚。”

    郭宋肉体一振,没有了睡意,他戴上金盔,快步走出大帐,几名兵士将陈锐带了上来,陈锐单膝跪下行礼道:“末将绛州副尉陈锐拜见郭使君!”

    郭宋点摇头问道:“你们一共多少将领,多少兵力,为甚么要主动投诚?”

    “回禀郭使君,我们一共三名郎将,一位是我兄长陈锋,別的一位叫鲍庆,都是绛州闻喜人,五千军队基本都是绛州子弟,我们后军又被称为绛州军,李怀光一向残酷,我们都不肯为他殉葬,愿为使君效能,谋一份前途。”

    郭宋见他说得坦率诚吭冬整理时有几分好感,便道:“我可以接受你们投诚,你们放下盔甲兵器,会有将领来接纳,应当也是你们同乡。”

    郭宋随即把裴信找来,对他道:“绛州军前来投诚,我已同意接受投诚,由你来接纳这支军队!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令!”

    裴信上前和陈锐见礼,一说起来大家都看法,裴信是闻喜裴家子弟,而陈锐等人都是裴氏武馆培养出来,大家岂能不熟。

    裴信随即带着数百骑兵跟随陈锐前往接纳绛州军的投诚........

    后军异动的消息很快传到李丹耳中,他立即大吃一惊,立即派人往探听消息,很快便失掉确切消息,陈氏兄弟和鲍庆三人率领五千后军向北往了。

    没必要说,这一定是往投诚河西军了,李丹又惊又怒,却又不敢声张,他立即下令封闭消息,又令军队集结起拔,继续拿下。

    但人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后军五千人团体投诚河西军的消息还是传遍了整支军队,整理时人心浮动,很多人都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此时,天气还没有亮,军队在集结时,很多接近山林的兵士趁机逃进山林,等雄师动身之时,一万雄师竟然只剩下八千三百余人,短短半个时辰不到,就逃走了一千七百人,着实令李丹恼火万分,他立即下令军队放慢进军,向三十里外的灵石关疾速杀往........

    中午时分,八千军队抵达了灵石关,灵石关位于灵石县北面三里处,是全部鼠雀谷最狭窄的地方,一边是悬崖峭壁,一边是深涧急流,这里宽只有百丈,修建了一座矮小坚固的关城,前后都有城墙,城内距离只有五百步,仅能收留纳一千军队守关城。

    但北面的关城在高处,有高高在上的上风,很有几分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势,地形十分险要。

    城头上有六百兵士把守,站满了城头,普通除箭矢外,锋利的守关兵器便是滚木礌石,从高处向下砸往,但河西军却装置了三部旋风砲,就是小型投石机,可以将五十斤重的小型铁火雷投出一百余步。

    指挥使马卫江亲身率军守灵石关,他高声喝道:“投石机豫备,听我的命令!”

    三架投石机吱吱嘎嘎拉开了,三颗小型铁火雷放在投兜上,等候着点火命令。

    从麻城县杀来的晋军携带了二十架攻城梯,他们就期看这二十架攻城梯攻下灵石关和灵石县,只是山道收留不下全军进攻,只能收留千人发起攻势。

    李丹喝令道:“第一营进攻,第四第五营弓弩庇护!”

    两千名弓弩手上前到距离城关两百步处,举起了弩箭,密集的弩矢射向关城,关城上的兵士纷纷蹲下,躲避箭矢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千兵士呼吁着向关城冲往,他们扛着十架攻城梯,在弩箭的庇护下,正确强行攻城。

    马卫江见敌军曾冲进了百步内,立即令道:“点火,发射!”

    三颗铁火雷同时点燃,待燃烧到红线时,三架投石机同时发射,三枚五十斤重的铁火雷向敌军兵士头上砸往。

    郭宋在使用铁火雷上制定了一条规则,在内战中不使用含有毒钉的铁火雷,那种毒钉太阴毒,就算不死也会终生残废,普通只针对异族使用,而铁火雷在内战中只用于攻城和守城。

    三颗铁火雷滚进了人群中,在人群中猛烈爆炸了。
其他人都在看甚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