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  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五百五十二章 鸠占鹊巢
作者:逆苍天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1 16:40      字数:3507
热门引荐:
    遗地深处,一座高五百丈的山峦,微暇草不生。

    此山,名为黄厥山,传言蕴躲着黄铜矿。

    黄铜,精炼以后,能用来筑造丹炉,能熔炼进器物,打造各类飞天遁地的辇车飞梭。

    随着芜没遗地灵气复苏,黄厥山的矿石,有了渐渐凝聚的迹象。

    山脚下,苏向天道:“就送你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苏澈神色冲动,看着那座数百丈高的山川,指着山腰处,一个刻下不久的倒三角印记,“应当错不了了!”

    他眉心,也有一枚青玄色,倒三角的印记。

    此印记,是半年出途径魔月帝国的那位自称梁景印的散修,亲身出手烙印上往,内含那位散修的部份精致灵诀。

    苏澈屡屡以心神感知,都能从那青黑印记内,体悟出梁景印的灵诀奇奥。

    “魂游境修为,着实不弱了。”苏向天低头,看着眼前的山川,轻声说道:“可以被这样的散修相中,收为亲传弟子,也是一桩机缘。比起进进大宗修行,跟随如此徒弟,算是各有益害。”

    苏澈冲动道:“多谢家主一路护送,我会铭刻苏家子弟身份!”

    “好好修行便是。”苏向天道。

    “待我修炼有成,我定要找那虞家少爷,让他知道招惹我们苏荚冬是甚么下场!”苏澈哼了一声,“没有宗派背景,也没有弱小散修相中,只是一直运道好的家伙,我就不置信他能翻天!”

    刻意理解以后,苏澈确信虞渊没有被宗派领进,也没如他徒弟般的大修,将其收为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苏澈觉得,他能后来居上,在境地和战力逾越虞渊。

    修行路漫漫,他置信有一天,他能风风景光地站在辕莲瑶眼前,以梁景印徒弟,以未来苏家之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往吧。”

    苏向天招招手,没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待到苏澈走远,他忽然神色一动,下看法地,看向山的別的一端。。

    一道强横的魂影,从那黄厥山的别处,飘然远往。

    那魂影,该是阴神的远游,苏向天凝神细查,也只感觉出一束金芒,霎时间,就往了那座七大下宗打造的新城。

    “令我都觉可怕的魂影,会是谁?他来这里,该是找那位散修……”

    苏向天琢磨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劳烦苏老弟护送了。”

    黄厥山的半山腰,倒三角印记处,一扇石门忽然关闭,散修梁景印一身黄衣,笑眯眯地站在门前,朝着苏向天摇头致意。

    “徒儿苏澈,拜见徒弟!”苏澈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梁景印含笑招手,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苏澈脚下一块石头,忽然带着他,轻轻飘飞了起来,将他一路带到梁景印站立的石门处。

    “苏家儿郎,就费事梁尊长了。”苏向天抱拳一礼后,转身分开。

    半往后,掌控着残破“玉楼”的铜老钱,忽然在黄厥山现身。

    黄厥山,曾是铜老钱的公众领地,在那座灵虚宗的空间传送阵没有建造前,铜老钱身为遗地一方枭雄,就在此山修行。

    山底下的黄铜矿,就是他看重的,能用来铸造“玉楼”的灵材。

    他拜托虞渊,想要重返芜没遗地,也是猜出随着遗地灵气的复苏,黄厥山底下的黄铜矿,将会凝聚的更快。

    那些黄铜精铁,是他计划搜集出来,重新往铸造“玉楼”的。

    可他如今一抵达,就嗅到分歧缺點劲,旋即勃然大怒:“何人鸠占鹊巢!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留意到那熟习的倒三角印记,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山腰处,一身黄衣的梁景印,微笑着现身,手托一座金黄宝塔,道:“铜老钱,你不是在裂衍群岛吗?”

    “梁老怪!你占我黄厥山作甚?”铜老钱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黄厥山?”梁景印满脸讥笑,“你也是曾横行遗地的人物,怎会不知道遗地的规矩?在这方天地,谁的拳头硬,就是谁说的算。我说黄厥山是我的,就是我的,你要是不服,就打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那座金黄宝塔,从他掌心飞出,悬浮在他和铜老钱中间的半空。

    宝塔绽放出的光芒,凌厉的,令铜老钱皮肤都觉刺痛。

    “你那消耗百年时光,辛劳炼制的玉楼,都被人在裂衍群岛摧毁,拿甚么和我斗?”梁景印负手而立,神态从收留,“你斟酌清楚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铜老钱面色美不雅,盯着那金黄宝塔深深看了一眼,道:“我还会再来!”

    话语一落,他掌控着残破的“玉楼”,愤然分开。

    “还会再来?”梁景印冷哼一声,“玉楼没重建之前,你再来一百次,都是异常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,苏澈满脸敬重,用力地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色洁白。

    一头五级的吞月猿,如人而立,双臂高举过头,朝着那一轮夜幕中的圆月,吞纳着月华精芒,炼化在筋骨血肉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方圆五里的天地灵气,潮水般涌动着,在它吞月光弱小妖身时,也一缕缕逸进。

    这头从荒神大泽,赶赴芜没遗地的吞月猿,只觉得在这里弱小本身,很是愉快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雪白月华,如闪电般,在它血肉内游荡。

    五级的吞月猿,战力和进微境的修行者相当,随着等阶提升,若能到达八级,吞月猿就能夠够从浩漭天地脱身,往天外,直接到月亮上修炼。

    那时的吞月猿,将会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传说中,当年的月魔一族,就吃过吞月猿的大亏。

    有一头九级的吞月猿,踏足一个个月亮,大肆搜集月华洗炼妖身,逼迫的月魔一族群而攻之。

    那头吞月猿,终究被月魔协力轰杀,可月魔也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有三个,离浩漭天地十分悠远的月亮,因此而碎裂。

    炼化妖身的吞月猿,冰冷的妖瞳中,突显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一尊黝黑大鼎,在那轮圆月下方,陡然变大。

    黝黑大鼎,围绕着丝丝缕缕的魔光烟雾,裹挟着骚乱不休,令吞月猿妖体都要撕裂的恐怖魔能,倏但是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鼎砸来,这头五级的吞月猿,瞬间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五级妖兽的体魄,压根接受不了“煞魔鼎”的猛力撞击,妖骨纷纷中断裂。

    一袭冰蓝幽影,从那鼎内飘但是出,闪进了吞月猿的体内。

    两人高,妖身强健的吞月猿,才要哀嚎两声,忽然从头到脚,迅速地被冰冻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候,虞渊才慢吞吞地,从远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鼎,就是少爷在星烬海域的收获吗?”秦雲跟在后面,眼看虞渊开释出大鼎,不费吹灰之力地,将一头五级的吞月猿轰杀,赞叹道:“没想到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真的?”虞渊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虞蛛小姐在的时候,我往过那座围绕空间传送阵建造的新城,听人说过少爷在星烬海域试炼时,有过一番惊人壮举。”秦雲眼看着那黝黑大鼎,将被冰冻的吞月猿罩住,看着一道冰蓝幽影,从吞月猿头顶飞离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夸大其词了,还觉得就算是真的,少爷你斩获了‘煞魔鼎’,预先也会被魔宫索要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鼎,究竟曾是神器啊!”

    秦雲得知虞渊在试炼中,失掉消失的“煞魔鼎”时,事前就觉得不能够。

    在浩漭天地,曾因“煞魔宗”而响彻天下的那尊大鼎,就算是遭受严重破坏,也是神器行列。

    任何一件到达神级的器物,都不该是虞渊这般的修行者,能安然掌控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虞渊唤出“煞魔鼎”,轻轻松松斩杀了一头,相当于进微境的五级吞月猿,证实了传言属实。

    “此鼎,魔宫那边曾默许回我。”

    灿然一笑后,虞渊跃进“煞魔鼎”内,以气血小天地的那座血祭坛,剥离五级吞月猿的血肉精华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灰头丧脸的铜老钱,从黄厥山无功而返,在秦雲旁边停住,看着那黝黑大鼎。

    “你怎样回来了?”秦雲惊讶道。

    铜老钱长叹一口气,“黄厥山被人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不好意思,身体状态不佳,明天就一章了~
其他人都在看甚么: